转自: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162669948/


中东百年往事:欺骗、斩首、革命

作者:奥特快

数据支持:远川研究

1998年5月28日,美国广播公司记者约翰·米勒(John Miller)开始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危险的一次采访。

从美国出发,经漫长飞行后,米勒落地巴基斯坦,随后驱车直奔巴基斯坦最北部的村庄并在那里等候接应。到村庄后,武装人员光是核验米勒的身份就花了3天,问了无数问题。之后他们被要求换上阿拉伯长袍,于黄昏出发进入阿富汗,顺着干涸的河床走了好几个小时才遇到前来接应的卡车。

卡车在山谷中沿着崎岖不平的石子路前行,一路都是检查站,到处都是闪烁的枪口,所有电子设备都要被没收,以防美军定位空袭。第二天夜里,他们被安排坐上一辆完全封闭的小货车车厢,周围什么都看不到。隔三差五就有武装人员突然打开车厢门,用枪顶着他们要求身份检查。

担惊受怕好几天后,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迎面走来一个身高1米9,穿着一席阿拉伯长袍的男子,他也正是米勒此行的采访对象:本拉登。


1.jpg



奥萨马.本.拉登,ABC新闻访谈,1998年

采访前,拉登的助手要求米勒先递交他要问的几个问题,但不允许现场翻译。采访中,斯文淡定的拉登对着米勒滔滔不绝,不懂阿拉伯语的米勒一个字都没听懂,不过为了表达对采访对象的尊重与互动,米勒还是频频点头。事后通过翻译得知,在他频频点头之际,拉登正用温和到近乎绵软的语气说:

你们,你的人民,你们美国人,总有一天将统统被装在棺材和盒子里,从中东送回老家。

记者没有感受到语言中的死亡威胁,而在采访结束2个月后,拉登策划的针对美国大使馆的爆炸就让200多人丧生;3年后,两架撞向大楼的飞机更是彻底改变了世界。

20多年过去了,中东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混乱之源,从来没有走下世界舞台的焦点,而正像本拉登所说的,无数美国人被装在棺材里运回老家。当然,那些撂狠话的猛人也逐一被毒药、导弹、绞刑架和HK416突击步枪送到了极乐世界,最新登上这一名单的,是伊朗将军苏莱曼尼。

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2号实权人物,他风格彪悍,长相隐约有老牌影星肖恩·康纳利的影子,在伊朗国内是万千民众追捧的明星。去年7月他曾回应特朗普:“如果你想威胁请冲我来,别针对我们的总统。”2020年1月3日,三枚导弹精确击中了他的车队,苏莱曼尼当场身亡,让之前的狠话成为了现实。


2.jpg



苏莱曼尼(左)和肖恩康纳利(右)

中东和西方世界的血腥缠斗,似乎永远看不到结束的那一天:英国、美国、俄国等强国轮番插手谋利,土耳其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伊朗等土著依次正面硬钢,本拉登、扎卡维、巴格达迪、苏莱曼尼等猛人逐一登台表演。这片土地像一个漩涡或者黑洞,只要被缠上,就永远无法脱身。

这不禁让人感到困惑,过去的100年,这片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

01. 喜欢扮演上帝的老牌帝国

在一个星期天下午,我用一支钢笔创造了约旦。

——温斯顿·丘吉尔

1839年,鸦片战争前一年,当“东亚病夫”还没砸到中国头上时,奥斯曼土耳其已经顶着“西亚病夫”的帽子过了很久。这个疆域包含现代中东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天国王朝,此时决定在“伊体西用”指导下,拉开奥斯曼版“洋务运动”,大量军官因此被派到欧洲学习。于是,军队成为中东最早世俗化的一支力量。




彩色部分全体为奥斯曼全盛时期疆域,然而到1914年只剩下了黄色部分

但是,正如同时期的东方某大国一样,修修补补的裱糊匠们终究无法挽救危局。这个同样由少数族裔(土耳其人)统治多数族裔(阿拉伯人)的大帝国离寿终正寝只剩临门一脚,1914年,奥斯曼随德国阵营加入一战,这一脚就这样不偏不倚地踹了过来。

参战后,奥斯曼转手就封锁了英国阵营盟友俄国的南部出海口,俄国海运量锐减95%,战争实力受重创。为了防止“猪队友”下线,时任英国海军大臣的丘吉尔打算经地中海北上登陆奥斯曼,帮俄国打通出海口。结果50万联军鏖战11个月,战死6-7万,连滩头都没站稳,一败涂地,丘吉尔也被迫辞职下台。




3.jpg



一战形势图,黄色与橘黄色为协约国(英法俄等),绿色为同盟国(德国、奥斯曼等)


强攻不成,英国人玩起了最擅长的手段:开出空头支票,教唆奥斯曼国内的阿拉伯人起义反对土耳其人,坐等其内乱。

1915年6月起,英国外交官频繁与汉志地区(今沙特)的阿拉伯部落联系,表示由英国出钱出武器,教唆他们上街搞事情,并且保证起义成功后帮他们建立一个统一的阿拉伯国家,包括巴勒斯坦地区。这对一心想脱离奥斯曼的阿拉伯人而言正是求之不得,于是双方一拍即合。

1916年6月5日,1500名阿拉伯骑士如约在麦地那对天鸣枪,阿拉伯大起义爆发。然而起义前夕,英国又暗地与法国签约,保证只要法国配合英国在中东的行动,打完仗就把阿拉伯人的叙利亚、土耳其南部和伊拉克北部分给法国。阿拉伯人在前线还没来得及拔刀,英国在大后方就已经把他们卖了。

不过并非所有英国人都如此背信弃义。在阿拉伯大起义中,有一个英国军官的故事极具传奇色彩,后来甚至被拍成了电影,就是T.E.劳伦斯。


4.jpg



电影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剧照